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斗牌传说(同人)】(01-02修改+採血(精)段落01+说明)【作者:游戏兔】
【斗牌传说(同人)】(01-02修改+採血(精)段落01+说明)【作者:游戏兔】
字数:12634


  说明:

  1.看到了兔大给我的留言,向兔大致歉,我的转文给你带来了困扰,万分抱歉!

  2.诚挚邀请兔大来第一会所发表自己的优质文章,没有邀请码的话,我可以帮忙申请!

  3.向某版主网站的管理员小强提个小小的建议:能否从我这转文的时候把原创作者的名字也转走,谢谢!

      ***    ***    ***    ***

           斗牌传说同人设定反转

  原作:斗牌传说(アカギ~闇に降り立った天才~)


  出版社:竹书房

  简介:福本伸行的麻将赌博漫画代表作,描写传说的雀士「赤木茂」的斗牌故事,在一场场与黑帮代打雀士的赌博中不断创造传说的奇蹟男子。

  作者以侧重心理战术的描写而闻名,并且将自己的人生价值观融入作品中,其中作品中长达二十年连载的赤木茂和鹰巢严的战斗也因此在这系列漫画中有很高的人气。

                第一章

  昭和40年(西元1965年),夏天。

  三个男人走进一间豪迈的洋房中。

  在左边的男人穿着西装、虽然年轻但是已经有社会历练的风采,他是黑道稻田组的组头-仰木武司。

  右边的男人留着随意的鬍渣,穿着格子衬衫,他是老练而奸诈的恶德警察-安冈。

  在这黑白道两人的中间站着一个白头发的稚气少年,他身上的冰冷氛围与两人的气场完全不合。

  「请在此稍等,鹰巢大人随后就到。」白服的侍者招待三人在大厅中坐下,离开房间。

  这作洋房中的摆设是二次世界大战战后罕见的高级摆设,突显了洋房主人的优雅不凡涌现而出。

  「这就是黑暗帝王的城堡吗。」安冈感叹的说着。

  「说到鹰巢,他的人生是一帆风顺的胜利组,他掌握了日本政经界的把柄,在背后操控这个国家,可以说是黑暗的帝王。」仰木将口中的烟放下「换句话说,就是怪物。」

  「所以,要对付怪物,只有出动怪物了。」安冈说话时,得意的看着中间的稚气男孩。

  「这个怪物,跟我的组内一直有联系,所以一直以来,我将了组内几个麻烦的、或是惹出乱子年轻人送来这里当作祭品献给怪物。」仰木看着男孩说「但是这次不同,我们是来狩猎这只怪物的。」

  男孩不发一语,冰冷而无感情的视线注视着远处的大门,等待战斗的到来。
  「鹰巢大人来了。」白服的侍者说话,语毕,华丽服饰的黑暗帝王在数名白服侍者的陪同下进入大厅,黑暗帝王的视线扫过眼前的三人,对着眼前的男还露出微笑。

  随后,这个晚上。

  男孩与黑暗帝王的赌上性命与财产的斗牌,将在黑暗麻将界留为不朽的传说。
  对,淫秽而变态的斗牌传说!

  那么我重新一次,叙述洋房中大厅内的状况。

  「请坐。」白服的侍者说,陪在黑暗帝王身边的侍者清一色穿着白色基底的女仆装,她们全都是年轻貌美的冷艳女仆,整坐洋房充满着女性的阴柔而迷乱的气息。

  「今晚的对手就是你吗?几岁了?」黑暗帝王问。

  「19。」男孩简单的回答。

  「很年轻呢,真好,叫什么名字?」站在女仆中间的黑暗帝王,是年过四十的成熟女性,细长的丹凤眼、高贵而华丽的的服装衬托出本人的高雅。

  这个优雅的妇人就是日本的黑暗帝王-「鹰巢 言」。

  男孩站起身,与那稚气的脸庞完全不同的锐利眼神看着对手,开口说

  「『赤木 冒』。」

  对,这个一个关於男孩赤木冒以及女帝王鹰巢言的榨精斗牌故事!

  「坐吧坐吧。」鹰巢摆手招呼赤木坐上麻将桌,同时,女仆将一组麻将倒在自动麻将桌上。

  「首先来说明鹰巢麻将的规则,虽然是特别规则,但是实际上跟一般的麻将规则一样,不同的是道具。」鹰巢指着桌上的麻将,可以看见这些麻将中,大多数的牌是用玻璃制的透明麻将牌,可以看见麻将正面的图案!

  「在我们这里用的是这种混着透明牌的麻将,一种牌当中,四种牌有三种是透明的,一种是正常的黑色麻将,就像这样……」鹰巢将桌上的麻将组出了一组手牌,可以看见这组手牌是一副即将胡牌的牌型,但是因为有黑牌的阻碍,只能看出是有三种可能的胡牌牌型但无法确定是哪一种。

  「听牌了吗?到底听什么呢?正是因为看得见,所以开始会产生不必要的猜想,必然就会产生恐惧。」鹰巢说「观察这些恐惧,可是非常有趣呢。」

  因为使用透明牌打牌,所以打牌进行的过程也有所改变,总共有三条。
  1:打牌不堆牌山,所有的牌放入特制的自动麻将桌中央的黑色袋子洗牌,每人再从黑色袋子中摸牌。

  2:摸牌时为了防止盲牌作弊,必须戴上黑色手套摸牌。

  3:麻将中开宝牌、开里宝牌规则都改由作庄的人进行再一次摸牌并放上宝牌指示版中。

  「接下来的问题是赌注,我以前赌过数千万的麻将,风光一时,但是最近我发现这些赌博已经不能满足了。」鹰巢以注视猎物的看着赤木「所以最近我开始改为赌跟我的身分更相衬、更刺激的东西。那就是……」

  「对手的精液,你要我赌上男人的精液对吧。」赤木抢话,同时仰木跟安冈都露出惊讶的神情。

  「真厉害,是根据最近一连串的榨精杀人事件推理出来的吧。」鹰巢笑道「男人的储精量是50CC,每次的射精量是3CC,的死,如果超过原本人体的储精量还继续射精的话,会强迫人体的输送体内的精气到下体,差不多在抵达60CC的时候,男人就会精尽人亡。」

  「这是一个找正常成年男子测试出的数据,也就是说根据你的年纪,你能赌的量就是60CC,也就是二十次射精。」

  「而老夫我赌上两千万元,做为与你性命相应的赌注。」鹰巢说。当时的两千万元,相当於现在的两亿,是超乎一般人所能想像的巨大财富。

  「换算成麻将的点棒,我认为是二十万点,总共打六个半庄,当你输去相应於3CC的点棒时,就榨精一次,当你输去所有点棒时则是榨死。相对的,如果你没有输去所有点棒活下来的话,你就可以得到赢取的金钱。」

  在麻将的首名以及顺位调整之下,如果输了一局半庄就很有可能输掉半数以上的点棒,如果输了两个半庄很有可能就当场榨死。

  「然后,我们有一种奖励机制。当单挑对手之间从对手收取点棒时,对方要当场支付赌注,例如说假设你放了我跳满12000点的枪,你就要当场支付120万或3。6CC的精液,也就是榨精一次。而你赢的状况,你可以选择取回精液或是要我支付金钱,如此一来我们的单挑胜负就会更刺激了。」

  「如何?还有问题吗?」鹰巢问。

  「大致上都了解了。」赤木开口说话「但是我希望有一个地方可以改动。」
  「改动?」鹰巢的黑色手套托着腮帮子问。

  「这个倍率没办法杀了你,我要把倍率抬高十倍。」赤木年轻的口吻中,放出的是冰冷的杀意「也就是说,我只要两万点就好了,而你得付出两亿元,这样子就有机会杀了你。」

  「你开什么玩笑!」鹰巢大怒,站起身大喝。

  「而假设我赢了五十万点,就可以从你身上夺取五亿,这样的倍率才有可能毁灭你。」对鹰巢的愤怒没有太多的反应,赤木继续叙述自己的意见。

  「你傻吗?六个半庄只有两万点,输了一次半庄必死无疑、要是对我放枪两次满贯也是死,让我自摸个几把也是死,这种状况下你根本打不下去,只会悲惨的榨乾精液而死!」

  「是吗?在我看来这可不一定。」赤木注视着鹰巢,冰冷的杀气释放出来「而且这场斗牌最重要的是,一定要这个倍率才有可能杀了你!」

  「你这小鬼……」鹰巢的美艳的脸庞气得发抖,走向仰木,细长的手指指着他「仰木!给我说明一下这没礼貌的小鬼是怎么回事!」

  「失礼了,鹰巢姊姊。」仰木向前敬了个礼「这一次我们前来并不是像以前那样玩玩而已,这一次我们求的是一场真正的斗牌,这位赤木冒正是我们准备的最强的刺客-即使是只有两万点也能挺过六个半庄的刺客!」

  「仰木!你这傢伙……」鹰巢怒气中烧,仰木虽然说话得体,但是那态度明显不把她放在眼中「你知道的吧,对付你们这种蝼蚁,我随随便便就……」
  「鹰巢姊姊,你现在不适合说这种话吧。」站在一旁的安冈笑道「正如您刚才不经意透露的,有无数的年经男人因为鹰巢麻将榨精而亡,你为了要掩盖这件事情,动用所有的关系跟大多数的金钱贿络我们警察,与您过去的荣耀相比,现在的金钱只是麻雀的眼泪,总资产已经只剩下五亿元,而这五亿元以现金的形式存放在这间洋房当中。」

  「你这死条子……」鹰巢痛苦的冷笑,正如安冈所说,现在的鹰巢已经失去了以前的力量,她原本预备杀死这一场斗牌的男人后,就离开日本流亡海外。
  「请将五亿元拿到这里来,与赤木相应的毁灭,只有鹰巢姊姊的毁灭。」仰木郑重的敬礼。

  「喂,仰木……」鹰巢深吸一口气,平复情绪「我说你就这样只出一张嘴吗?」
  「这小鬼赌上致死量的精液,而我赌上全财产,你却什么也不会失去……」鹰巢慢慢走向仰木,黑色手套迅速的握住仰木的下体,嘴唇靠进仰木的耳旁,仰木可以感觉到成熟女性的恐怖诱人香气「给我赌上一颗蛋,当这小鬼死去的时候,我就捏爆你一颗阴囊。」

  恐惧感在仰木的心中涌现,但是在黑暗世界打滚的他迅速的将这恐惧感压制下来。

  「没有问题。」仰木神色不变的说。

  「把钱给我拿来,我一定要爆了这混帐的蛋!」鹰巢离开仰木的身边,对着身旁的女仆说。

  赤木是否能胜,仰木心中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在没有十足的把握下赌上象徵男人尊严的阴囊,简直是不合理的战斗,但是所谓的赌博,正是如此不合理的战斗!

  随后,鹰巢接受了女仆的建议,六场半庄的规则改为每进行两场半庄后,鹰巢可以决定是否继续进行斗牌,为自己的毁灭留了一条生存的后路。

  随后,传说的夜晚,第一半庄开始了……

            斗牌传说同人设定反转

                第二章

              ~最初的榨精~
               1.jpg (24.86 KB)

   2.jpg (22.02 KB)

             高傲的貴婦人   成群的白服女僕

  鹰巢麻将以二对二的对战进行,队友的分数没有任何意义,主要做为支援对战者的支援,在对局中可以自由使用暗号向队员通报手牌。

  在这场斗牌中,赤木与地下麻将经验也非常丰富的安冈组队,而鹰巢则是与年轻时就跟随她的女仆铃木组队。

  麻将是一种偏重运气的竞技,再厉害的高手也有可能因为一瞬间的运气而翻船,赤木想要在六个半庄中完全不放枪跟不被自摸几乎不可能。

  因此在这六场半庄中,赤木能选择的最有效战术便是速和,用最快的速度阻止鹰巢和牌。

  「荣,平和宝牌一,2000。」东一局,鹰巢先制立直,赤木留下了危险的四万转听别种牌型,最后接受同队安冈的放枪胡了小牌。

  「荣,中宝牌一,2000。」东二局,鹰巢的庄,此时赤木在早巡就接受安冈的放枪,两次领先了鹰巢。

  「不像话。」鹰巢将手上的牌摔到桌上「你打的这什么烂牌,两次都有机会瞄准更好的牌型,但是因为怕放枪跟为了断我的庄竟然选择这种小牌早和。小鬼,我们这里的麻将这么胆小可不行喔,会死的喔。」

  「不对,那是结果论!」听到鹰巢的发怒,仰木大叫「赤木别听她的,你刚才的打法是最好的,现在就是要彻底的防守。」

  「不对,她讲的基本上是对的。」赤木说着「只是事情可没有这么简单。」
  「喔?」鹰巢鄙视的高傲视线注视着赤木。

  「很快你就会懂了,欧巴桑。」赤木将眼前的牌放入洗牌机中。

  「臭小鬼……」听到赤木的挑衅,更加深了鹰巢的愤怒的鄙视。

  然后……

  「断么自摸宝牌二,满贯。」东四局,鹰巢展现的华丽的自摸,一口气赢回了落后的点数。

  安冈懊恼的摊在牌桌上,仰木丧气的捏住手上的烟,绝对不能出现的三次自摸中的第一次竟然这么快就出现了。

  「看见了吗?这才是鹰巢麻将,要马是立直后直接接受同伴的喂牌拿到立直一发,不然就是像老夫这样,天生拥有毫运的神之化身的自摸,你小子拼死做出的战略在我面前一点意义也没有。」

  「所谓的麻将就是这样,就算做了各式各样的战术跟决策,但是最后就是战不胜天选之人。」鹰巢愉悦的表情展露在脸上。

  「欧巴桑,战斗现在才开始喔。」赤木的表情不变,那带有杀气的神情还是紧盯着鹰巢。

  「啊我亲爱的赤木,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呢。」鹰巢的手指合十,装出可爱的声音「我这次的满贯自摸,你要付出四千点,也就是说,12CC。」

  「榨精,四次喔。」鹰巢说着,周遭的女仆将座位上的赤木的胳膊抓起,摔到一旁的床铺上,女仆们架住赤木的双臂,女仆拉下牛仔裤的拉炼,瘫软的阳具直接暴露在空气当中。

  「有性经验吗?应该还是处男吧?童贞可以献给我家的女仆们可是非常幸福的喔。」鹰巢嘲弄赤木的时候,两个女仆在赤木的胯下一人一边的舔弄阴茎,两人的舌头轮流在赤木的阴茎上打转,让所有男人销魂的性技让赤木的身体无法抗拒的挺立起来。

  「第一次要好好享受喔,因为根据我的经验,大概五次以后男人就会开始喊痛,到第十次的时候会拼了命的挣扎,但是到十五次的时候已经要连反抗的力气也没有了,到了最后一次,就会带着空洞的眼神在女仆的侵犯中失去意识……所以能享受的到快感的,大概就是一开始的前三次喔。啊你们几个,更刺激的干他啊,我要看他爽翻天的表情。」

  女仆将赤木的身体压倒呈大字型躺在床上,两人爬上他的身体踩住他的双手,并且一人一边的舔拭他的乳头。赤木对於女仆的侵犯没有任何的反应,面无表情的看着美艳的女性爬上自己的身体跟侵犯。

  随后,白色的液体从女仆们的嘴唇中流泄出来。

  ざわ……ざわ……

  「被美丽的大姐姐包围还坚持装酷,很浪费喔。」鹰巢说「很爽的话就应该大声娇喘出来才对喔,赤木。」

  一个女仆拿起试管,将流出的精液装入其中盖上并放回有保冷功能的箱子中,箱子内装有二十根试管,一根试管装一次射精的精液。此时其他的女仆则是继续在赤木的身体上侵犯。

  两个女仆解开胸前的衣服,美丽而丰满的乳房在弹跳出来,她们在自己的身上到上润滑剂后按住自己的乳房,四个柔软而凶悍的乳房分左右挟住赤木的阴茎。
  「这两个孩子是我家的女仆中胸部最大的F罩杯,触感跟视觉上一定都非常爽吧。」鹰巢说着,赤木的阴茎在乳沟当中挺起。

  「哎呀哎呀,年轻就是好啊,没过多久又勃起来了,好可爱~」鹰巢销魂的声音让一旁观看的安冈和仰木浑身酥麻,女仆们搓揉自己的胸部,让赤木的阴茎在其中滑动。在衣搓一揉之间,赤木的龟头若隐若现,宛如不断的被乳房吞噬一样!

  赤木的阴茎在宛如天国一样的乳沟间被女仆们玩弄,在普通的风俗店当中是非常销魂的享受,但是在鹰巢宅邸中,这是要将男人引导至死亡的魅魔乳交!
  在激烈的乳交刺激下,赤木的精液从女仆的乳沟间喷泄出来,飞溅到她们的乳头上,女仆们毫无感情的看着眼前的精液,採集起来装入试管中,宛如将性交的对象当作单纯的物品一样。

  「啊哈哈,第二次射精的感觉如何啊,赤木?」鹰巢笑道。

  「感觉啊?普通。」违反鹰巢的期待,赤木对眼前的女仆毫无兴趣的说着「不就是支付赌金而已吗?」

  「还在逞强,真是不知死活的小鬼。」鹰巢用手上的拐杖敲打女仆的背「再给我使点力!」

  「遵命。」女仆应声,这次将赤木的下体举起到空中,赤木的臀部暴露在鹰巢的面前!

  然后,一个女仆坐在床上抱住赤木的腰,嘴唇凑进赤木毫无防备的后庭,完全不害怕髒垢的舔拭起来。

  赤木感觉到自己的肛门被异物入侵,那个湿滑的物体在赤木的体内摆动,搔痒又耻辱的感觉让他的阴茎不由得勃起。

  「失礼了。」随后,另外一个女仆夸在赤木的脸上,掀起自己的长裙。赤木看见眼前的黑色蕾丝的内裤逐渐逼近自己的脸,最后覆盖住她的视线。

  可以闻到女人下体的幽香,赤木虽然对女性没兴趣,但是这好闻的味道还是让他不由得出神,他可以感觉到眼前的女仆轻轻的摆动身体,他的尖鼻子被臀缝上下摆弄,丝质布料的触感跟鹹湿的味道同时在他的脸上不断游走。

  随后,坐在赤木脸上的女仆含住赤木的阴茎,与后方舔拭后庭的女仆用一起抽动。

  「有趣……」赤木心想,赤木感觉得出来,舌头舔弄后庭的速度跟脸上的女仆摩擦鼻子的速度是一致的,也就是说,这两个女仆用相同的节奏一前一后的摆动,给予赤木双重加成的刺激!

  两个人的默契相当高,简直就像同一个人在做的动作一样,肯定是花了大量时间练习的结果吧!天衣无缝、紧密贴合、完美、仔细、美妙的旋律刺激着赤木的身体,简直就像精密的太空梭引擎,一点空隙也没有的完美搭配!

  「啪搭」一声,赤木的精液在这攻击下喷泄出来,流进女仆的口中。

  「第三次射精完成,总共9CC。」女仆事务性的口吻报告着,将试管靠进帮赤木坐脸口交的女仆,对方将口中的精液吐入试管当中。

  「好可怕的榨精……拜託你要熬过去啊,赤木。」站在麻将桌旁的安冈和仰木满怀不安的心情祈祷着。

  「如何?有爽到吗?」鹰巢掩嘴偷笑,女仆解放赤木的身体,让赤木躺在床上喘气。

  「大概吧。」赤木毫无感情的说着。

  「看来还没惩罚够呢,你们给我把她压好。」鹰巢说。

  「遵命。」周遭的女仆说着,踩住赤木的双手双脚,将他的身体固定在床上。
  「第四次的榨精,就由老夫我亲自来做吧。」鹰巢脱下脚上的高跟鞋,虽然已经是四十岁的高龄,但是她的脚掌还是洁白而纤细宛如少女一样。

  「这就是,打输麻将的可悲男人的下场。」赤木看见鹰巢脸上高雅而邪恶的笑容,那脚掌踏上赤木的阴茎,狠狠的前后抽动,连续三次的射精后再接受鹰巢的脚掌,赤木可以感受到下体传来的痛处逐渐传遍的全身。

  「喔?原来还有这种玩法啊。这还真是学到了。」但是,赤木的脸上还是没有任何的感情。

  「请小心,鹰巢大人。」旁边的女仆说。

  「别担心别担心,这小鬼不会这么容易玩坏的。」鹰巢说着,脚掌覆盖赤木的整根阴茎,在剧痛的摩擦中,再次强迫赤木的阴茎勃起。

  柔软而恐怖的脚掌在赤木阴茎的竿部上摩擦,偶尔踏到赤木的阴囊,消灭男体的恐惧感垄罩在赤木的身上!同时,女仆们的脚掌也一齐踏在自己的身上,用冰冷而无情的眼神注视着自己,后面拿着试管的女仆更是毫无想法的拿着试管等待着自己的射精。

  「用大量的手下践踏我想让我屈服吗哼哼哼……原来如此,这就是黑暗的帝王。」赤木心想「以金钱跟权势堆积起来的力量……有趣!」

  连续三次的射精后再次承受鹰巢的足交,赤木的肉体忍耐也到了极限,不小心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声。

  「很痛苦吗?赤木?这就是反抗老夫的下场!」看着脚底下呻吟的赤木,鹰巢发出喜悦的高笑「竟然敢在我面前进行十倍倍率的赌博!真是愚蠢!要是正常倍率的话你就不会受这种苦了!」

  鹰巢的脚掌在赤木的阴茎上摩擦,使赤木的阴茎服从的蝼蚁一样顺着鹰巢的动作摆弄,鹰巢高傲的笑声以及女仆们冰冷的视线使赤木的阴茎达到了痛苦的临界点。

  「出来吧!出来吧!区服在伟大的王面前吧!」鹰巢的脚掌狠狠施力,精液从鹰巢的脚掌中喷出。

  看见年轻的男子被自己榨出了生命力,瘫倒在自己面前的样子,鹰巢止不住喜悦的放声狂笑。

  「第四次射精完成,总共12CC。」女仆抬起鹰巢的脚掌,小心的将上面的精液取下装入试管中,同时另外一个女仆拿着毛巾擦拭鹰巢的脚掌,并为她穿回高跟鞋。

  「如何啊,赤木?这次总算……」

  「总算结束了,我们开始吧,南场。」赤木无视肉体的痛处,抓起裤子从床上爬了起来。

  「一点弱化的样子也没有啊,死小鬼……」鹰巢再次在她美丽的脸上坐出夸张的笑容「算了,这个夜晚还很长,总会让你屈服的。」

---------------------

  预计原作的斗牌过程全部省略,挑几个重点的採血(精)段落来写。

             採血(精)段落01

---------------------

  预计原作的斗牌过程全部省略,挑几个重点的採血(精)段落来写,看大家的留言反应再决定要不要继续写。

---------------------

  黑暗的天才赤木冒赌上致死量的精液,黑暗的女帝鹰巢言赌上全财产,两人的传说夜晚还在持续当中。

  赤木失去的精液是12CC(致死量60CC),鹰巢失去的金钱是100万元。(总财产五亿),战局尽入第一战的南场。

  南场成为赤木跟鹰巢的拉锯战,赤木发挥了黑暗天才的力量,不仅看出了鹰巢麻将独特的第二河,也活用黑牌做出擅长的鬼才直击,从鹰巢那里夺取了数百万元,但是鹰巢也发挥王者的豪运……

  「自摸!」听见鹰巢的宣告,安冈慌张的抬起头「立直一发自摸宝牌一,满贯。」

  在南三局,鹰巢又做出满贯自摸,赤木好不容易领先的分数又被拉回。
  「我追上你搂,赤木。」鹰巢得意的说着。

  「鹰巢大人,要支付精液了。」

  「对对对!榨精~榨精~」鹰巢四十多岁的身体左右摇摆,唱着愉悦的歌声,模样像得到礼物的小孩一样。

  赤木必须支付6CC精液,每3CC就必须设经一次,因此赤木必须射精两次。

  女仆们绕到赤木的背后,将赤木的身体紧压在桌上,一个女仆狠狠将裤子扯下,赤木的下体再度难看的暴露在女仆们面前。

  女仆们就好像例行公事一样的将赤木的双腿掰开,让阴茎垂直的在空中垂下,一个女仆握住瘫软的阴茎用力而高速的搓揉,赤木立刻发出低沉的呻吟。

  「很痛吗?对不起呢,我家的女仆好像不太会拿捏力量,可能下手重了一点呢。」鹰巢嘲笑着说,赤木距离之前的射精不过十余分钟,赤木的身体还没有恢复状态,女仆在了解这一点的状况下,还是在鹰巢的授意下刻意选用让男人特别难受的强制榨精手法强奸赤木,让一旁看着的安冈和仰木於心不忍。

  「咕咕……」赤木咬紧牙关,女仆调整阴茎的角度,少量的白浊液体从她眼前滴落到手中的试管。

  「第一次射精完成,总共15CC。」

  「会死喔,赤木,继续这样被我这样~自摸的话,会射到死喔。」看见赤木强忍着痛苦的表情,鹰巢露出欣喜的笑声,手指头画过赤木的背上挑逗着,射精的痛苦感跟倍女性逗弄的酥麻感形成扭曲的快感刺激着赤木的身体。

  即使是射精了,女仆的高速手交还是没有停止,赤木可以感觉到女仆们无情的压着自己身体并持续的强迫从自己的身体中榨出液体来,阴茎已经不断发疼、一点射精的感觉也没有,但是还是持续的被榨取中。

  「好可怜呢,明明已经射不出来了,但是还是持续的被可爱的女仆榨精,这也没办法呢,因为是人家满贯自摸吗,你非得要射两次不可。」鹰巢刻意指示女仆不要使用任何让男人愉悦的技巧,让赤木在这最难熬的时光中无法得到任何的快感,留下的只有无止尽的痛处。

  「第二次射精完成,总共18CC。」女仆将第六跟试管放入冷藏箱中,同时其他的女仆放开赤木的身体,让赤木倒在桌上喘气。

  「那么我们开始南四局吧,这一局结束后我会取得首位,就可以彻底将你榨乾。」鹰巢走回位置上摩擦着双手「我会亲手把你身体的最后一滴给榨出来,好好期待着吧。」

  「不,鹰巢。」赤木爬了起来「只有几千点的差距,很快就能开始了,毁灭你的序曲。」

  「还在逞强,年轻人就是这样不知死活,所以才最有活力、最可爱了呢。」鹰巢露出不屑的狂笑。

  南四局开始,赤木虽然处於极为劣势的状况,但是还能紧紧的追赶在鹰巢后面。最后,终於让鹰巢面临了手上的五筒是否该打出的困境。

  「没办法,让铃木探路吧。」鹰巢向铃木使了眼色,与鹰巢默契最深的铃木马上会意,将手中的五筒打了出来。

  赤木可以和这五筒,姑且先保住连庄,但是赤木没有这么做。

  「很好,表示他没听五筒。」鹰巢确信了自己的胜利,在下一巡打出了手中的五筒。

  「荣,直击3900,逆转。」在这一瞬间,赤木倒牌,在第一半庄中逆转胜利。

  「不可能,为什么能放弃铃木的五筒,专注瞄准我的手牌?」鹰巢一时之间失去了正常的思考能力。

  实际上,在大多数牌都是透明牌的鹰巢麻将中,一个麻将高手要做到这件事情相当容易,这一点鹰巢也很清楚,不应该如此简单的放枪。

  这一切,都是赤木的恶魔策略导致的结果。

  在东一二局时,赤木就已经为这场南四的胜利下好布局。

  虽然鹰巢对狂妄的赤木感到愤怒,但是在政治界打转多年的他,知道不可以小看任何一个看似愚昧的人,因此在对局开始时,他非常仔细的观察赤木的牌路。
  但是,在东一局东二局中,赤木没有展现任何的才气,打着畏缩而平凡的麻将。这在鹰巢的心中,植入了赤木只是个二流男性雀士的错误印象。而这个错误印象,在南四局开花结果。

  二流的雀士面对随时可能被榨死的鹰巢麻将时,必然会在关键时刻选择最安全的打法,有了刻板印象的鹰巢,自然会误认为赤木会抢先和铃木的五筒。但事实是,赤木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恶魔雀士,打从一开始他瞄准的便是鹰巢手中的五筒!

  结果,鹰巢悔恨的五筒放枪!使得第一半庄结束时,赤木得到首位,在这半庄中从鹰巢手中抢下了5250万元。

  「原来如此,这小鬼还有点才气吗?」女仆们将一大叠的纸钞运送到赤木一旁的桌上,让鹰巢的心中有些不悦「不过没用的,你那种程度的才气,是战不胜被神选上的我。」

  「下一个半庄绝对会杀了你,让你悲惨的射乾精液而死!」

              ~痛苦的东场~

  第二半庄开始,仰木重新点了一根菸。

  对处於对局之外的仰木而言,能做的只有相信赤木异常的恶魔策略,以及祈祷运势不要倒向鹰巢,只要赤木持续发挥第一战的水准,熬过六个半庄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仰木错估了鹰巢的豪运……

  「自摸,断么自摸宝牌二,满贯。」东一局,鹰巢就给了赤木一个满贯自摸的下马威。

  「该死!」仰木咬住口中的烟。

  虽然并不是特别好的胡牌,但是对於这场压倒性对赤木不利的斗牌而言,每一次的满贯自摸都是巨大的威胁。

  「来,又到了愉快的榨精时间了喔,赤木。」鹰巢说着,女仆们将赤木的身体抓起,将他身上的衣服一件件扒下「哎呀哎呀,因为是十倍倍率的关系,随随便便又得到了两次榨精的机会呢。」

  女仆们压着赤木的身体,让全身赤裸的他四肢朝地趴在鹰巢面前,一个女仆压住他的脖子,把他的头压在一脸兴奋的鹰巢面前,另外一个女仆则是按住赤木的臀部,抓住赤木的阴茎上下手淫。

  「拜託了,一定要熬过这次榨精,只要咬牙忍住,总是会有办法挺过去……」仰木想起了直击奖励规则中的「取回被榨出的精液」这一项规则。

  赤木被榨出的精液放在冷藏箱中当做筹码,当赤木赢钱时选择赎回精液的时候,这些精液筹码就可以转移到赤木的桌上,如此一来就可以再被要求榨精的时候使用一瓶精液做为交换,这是鹰巢麻将中给予挑战者的后路。

  「赤木,你的实力并不输鹰巢,只要熬过去,熬过去这次榨精的话,就可以取回精液,继续再战!」仰木看着被女仆们手淫的赤木祈祷着。

  「哎呀赤木,又在我面前面成如此不知羞耻的模样了呢,这是怎么回事呢?啊对了对了,是因为一点抵抗能力也没有的中了我的满贯自摸呢。」

  「好可怜喔~明明从头到尾都打得很完美,一次放枪也没有,但是就是赢不了身为神的化身的我。」鹰巢抬起脚,高跟鞋的鞋尖托住赤木的脸颊,让他的头抬起,此时的赤木对鹰巢投以充满斗志的眼神。

  「你还真是完全搞不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呢,对我摆出这种神情可以吗?」鹰巢说话的时候女仆已经知道了她的意思,一个巴掌啪打在赤木的臀部上。
  「呜吓。」赤木硬生生的将哀嚎声吞了回去,身体失去平衡倒了下去,他的臀部已经被留下一只鲜红的掌印。

  「懂了没有!你这个败北雀士!」鹰巢的高跟鞋跟踏在赤木的后脑勺上「像你这种小鬼,只配舔我的鞋跟而已。懂了的话就给我射精!悲惨的射精出来!」
  就在这一瞬间,赤木的精液灌注到底下摆好的试管当中。

  「第一次射精完成,21CC。」女仆继续毫无感情的回报数字。

  「了解自己的立场的话,接下来把这东西戴上吧。」就在这时候,一个女仆端着托盘走了过来,上面摆着一个皮革项圈。

  「等等!」看到这里,安冈终於沉不住气「那种东西跟榨精没关系吧?」
  要是被眼前的女人强迫戴上了那个东西,身为雀士、不,身为男人的尊严就会荡然无存。

  「啊?你说跟榨精没关系?」准备拿起项圈的鹰巢一脸不悦,愤怒的瞪着安冈。

  「不是,那个……我知道SM会使用这种东西啦,但是……」安冈看见成熟妇女一步步走向自己,原本强硬的气势瞬间消了下去。

  「但是?」鹰巢的脸靠近安冈的脸。

  「有点过头了吧?那个,也不是所有人都会兴奋得起来……」安冈拼了命的从脑海中寻找词句。

  「只要是我给男人戴上的东西,不管是谁都会高兴的,你不知道吗?」
  「是这样没错啦,但是那个……呜噁噁!」安冈在与鹰巢应对的时候,突然感到下体一阵破坏性的痛处。

  安冈按着下体痛苦的倒下,安冈勉强抬起头,眼前能看见的是露出白皙大腿的鹰巢以及那一副看着下等生物的厌恶神情。

  「下次再打扰我榨精的话,我就用全力踢了。」说完,鹰巢将长裙整好,转身「啊~我的赤木~抱歉让你久等了,我马上就回来把你榨乾喔~」随后,用莫名噁心的声调跑向赤木。

  仰木见状,立刻上前将安冈搀扶起来,扶着他坐回麻将桌旁休息。

  「对不起,赤木,我什么忙都帮不上……」安冈大口喘着气,好不容易才平复了痛处。

  「好的,赤木,这次你就是我饲养的榨精宠物喔。」鹰巢说着,将那个项圈拉开,同时一个女仆抓住赤木的脸颊,把他的头固定在原地。

  随后,随着皮带拉扯的声响,项圈戴到上了赤木的脖子上,鹰巢细长的手指握着绳索带着胜利者的笑容看着赤木。

  「来,赤木,握手。」鹰巢伸手举在赤木面前,但是赤木对这个羞辱却是完全不为所动。

  「什么啊。」鹰巢拉扯绳索,赤木的脸被拉到他的面前,鹰巢的脸上带着扭曲的喜悦笑容「连这么简单的动作都不会,真是没用的榨精宠物啊。」

  「算了,我就普通的喂食吧,来,张嘴。」鹰巢从旁边的女仆手中接过一颗糖果,鹰巢将糖果放在赤木面前摆晃,但是赤木对那个糖果完全没有正面看过一眼,紧闭着嘴唇用那个对一切都不感兴趣的魔性眼神紧盯着鹰巢。

  「不要吗?那我就自己吃搂。」鹰巢将糖果塞进自己的口中,装做很美味的表情嚼食。

  在下一瞬间。

  「啪」的一声巨响,注意力完全集中在鹰巢身上的赤木被这一巴掌惊吓到,嘴唇松了开来。同时,鹰巢的嘴唇强吻了上去,赤木感觉到糖果的碎屑从齿缝中流进喉咙当中,同时鹰巢的舌头也强制入侵,在赤木的口腔中四处搅动,随后鹰巢紧紧篓住赤木的身体,赤木的胸膛顶到了鹰巢那丰满的乳房,感受到这成熟而美妙的身躯,赤木的肉体也不由得松弛了,然后!

  「第二次射精完成,总计24CC。」就在女体的美妙触感中,赤木在女仆的手中迎来了耻辱的射精。

  鹰巢解开项圈,推开赤木的身体,赤木成大字型仰倒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
  「继续,东二局,是人家坐庄喔,不知道还能收多少精液呢,嘻嘻。」
  东二局,鹰巢的运势更加旺盛,没有尽头。

  「荣。」没过多久,鹰巢在早巡就接受了铃木的送和继续连庄。

  「自摸。」东二局一本场,鹰巢再次自摸,幸好这次自摸是只有门清自摸的小牌,赤木只需付出1。5CC,还没到榨精门槛,但是已经让仰木跟安冈看得心惊胆战。

  东二局二本场,鹰巢的起始配牌便是两向听,没过多久又能继续连庄的恐怖手牌!

  「碰……荣。」在第七巡,赤木终於在安冈的支援下摊牌,仰木深吐了一口气,虽然并没有逆转,但至少终於止住了鹰巢的连庄。

  但是东三局。

  「自摸。」鹰巢再度门清自摸,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恐怖豪运!

  「只有1。5CC,这样只有榨一次而已,好可惜喔。」鹰巢说着,一个女仆拿着拖盘走到赤木旁边,上面放的是一个电动自慰套「刚刚那一次已经我家女仆的手都累了,赤木就用这个忍耐下吧。」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